内向型拒学个案的艺术评估陪伴疗育李政洋身心诊所

191浏览 分类:H和生活 2020-05-22

艺术治疗师&艺术学博士/徐玟玲/2017.6.28
「拒学症」,需先关怀「拒」行为背后的内在动力。以一个很内向的人而言,他不见得害羞,也不见得怕暴露在公共场合,但会害怕与不熟的人或不喜欢的人一起闲谈,如果不得逃避离去又不握有主动话柄而勉强相处,容易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身心疲惫,最后,宁愿像鸵鸟般埋进一个孤立独处的世界。

   但,孤立独处的感觉虽然好一点,却不能安抚他事实上无法建立人际网络的内心缺憾;或者说,他外在表现上显得人际能力匮乏,却会在某个内在深处有无名之物骚动着,渴望有一席之地来展现人际能力。这种「逃避,又某种程度想站出来,却未能成功」的不安,会让一个拒学生的身心不能自主地脱序,而不只是出席状况违常。
   当艺术治疗运用在拒学症,由于艺术媒材和艺术治疗师所发挥的涵容性,可减低当事者的防卫性,并提供创作及其象徵与投射作用,来有效地协助当事者视觉化地表达出内心在「逃避」和「站出来」之间的矛盾或滞碍。治疗师的任务就是从中看见、觉察,即时予以同理、支持,细心解读个案创作语彙、理解个案内在动力,以合宜的口语或进一步艺术引导来沟通和澄清,再进而辅助当事者发现内在资源并加以组织,以产生可自我控制、可超越困境的新途径。
   这里,举一个拒学个案初次晤谈的例子。
   小优非常内向,在外常缄默不语,但因学习成绩很好,小时候的老师都很爱护,同学也随之会主动友善相处。到了国中,导师非常严厉,同学则比较多元活泼,小优无法融入也没有人主动靠近,使得其人际互动明显失能,渐渐地就发生焦虑和郁闷,乃至于无法自控地拒学了。虽然小优愿意到医院身心科看诊和服药,三个月后仍效果不彰,持续晚睡和无法晨起上学。父亲开始觉得不能只服精神药物,也需要寻求心理协谈。最后,基于小优一向喜欢美术,而选择艺术疗育的方式。
  第一次晤谈,经过初步交谈后,治疗师让他在手中自由地捏一块土,以缓解焦虑感,治疗师先温和地自我揭露青少年时期也有人际不顺利的经验,并分享后来终于理解的成因(包括先天遗传、家庭教养模式、羡慕忌妒情结)后,小优因而渐渐放鬆和释出好感,并乐意投入艺术表达。

   后来小优进行色纸拼贴画,先投后射出三组人物:第1组,手足的关係,密切交集且色调温和一致;第2组,父母与子女的关係,距离相近却明显各自独立,色调属灰彩调子;第3组,特别不欣赏且无法融入的同学,颜色较浓烈,与手足组有间距,而离父母组很远。后来治疗师问小优,如果可以,想要为父母那组做什幺,小优选了较甜蜜活泼的色纸来连结父母,也连结父母组与小孩组。最后,在治疗师提供下,小优主动使用棉绳,由画面左下方往右移动而渐进逼近第3组,形成一条动力线,且一度用手摆弄红棉绳,作势要尝试去介入第3组,最后还是选择只围绕在其外侧,表示满意后结束工作。   
   如此,初谈的作用有评估/陪伴/即时疗育。当次达成的预期目标有:1.了解拒学行为之概况。2.了解家庭动力概况。3.引导当事者愿意进行艺术表达。而当次的意外效益是,当事者从作品内容中,投射出外在客体关係,并有尝试重塑关係的意图。后续则可引领当事者探索内在资源并加以组织一条可以控制、可以超越困境的新途径。

艺术当事者治疗师人际内在无法关係个案
上一篇:
下一篇:
相关文章